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符道巅峰 第六百九十九章 惊天之事

发布时间:2019-09-25 22:53:40

符道巅峰 第六百九十九章 惊天之事

误打误撞救了冰暝、天琴,也让石飞羽最终还了他们一个人情,心里轻松不少,

不过一想起鬼王的恐怖实力,眉头便随之紧皱,

如今百转轮回虽然已经到手,但是在他心里还有几个疑问,

百转轮回如何使用,这个暂且不予考虑,想必等东西送回去,风老自有办法,

与百转轮回一起浸泡在血池中的骸骨又是谁,为何会被八根铁链锁在那里,

沧澜海为何会将那枚奇怪的种子交给自己,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冰暝师父是谁,这个家伙神神秘秘,其修为并不输给自己,想來其背后之人,显然也拥有着强横实力,

至于灵猴灰子的安危,倒也不用担心,用不了多久它便会循着残留气息自己找來,

抬头仰望,发现那天空之上,已经隐隐能够看到月光倾泻而下,想必此地已经快要离开鬼王宫的掌控范围,

现在只等灰子赶來,将东西交给它,让它亲自送回九宫山,

“看來是被沧澜海那个老家伙利用了啊,”

心头一叹,石飞羽神色郁闷的收回目光,随之吐了口闷气,

百转轮回与血池中的骸骨,显然对鬼王极其重要,此次能够顺利到手,除了周密的计划之外,还有着一些运气的成分,

这件事情鬼王宫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现在追主要的还是尽快离开,

只要进入魔皇宫的领地,想必就算那鬼王追來,也会有所忌惮,

稍加休息,石飞羽便立即起身,催促冰暝二人匆匆赶路,

三人结伴,迎着月光,直奔那西北方向走去,

路上,石飞羽也曾问起了冰暝师父是谁,

不过这个家伙的嘴很严实,半个字都不肯透露,也让他心中愈发感到好奇,

天琴小姐则对他能够摆脱鬼王感到惊奇,频频称赞,惹來冰暝一阵嫉妒,

其实石飞羽能够顺利从鬼王手中逃脱,也是凭借着封印神符与镜符之力,

他先是暗中凝聚了一道镜符替代自己,本体则是隐藏在那百丈巨龙体内,直冲骷髅虚影,

要想从一名轮回镜强者手中逃走并不容易,除非能让他有所忌惮,

石飞羽正是看清了这一点,才沒有与那鬼王正面交锋,而是选择重创骷髅虚影,

只要骷髅虚影遭到重创,那鬼王必然有所顾忌,

三人并未腾空,而是漫步走在阴暗的夜空之下,直到翌日清晨,才停下脚步,

站在山巅,向着西北方向举目远眺,放眼望去,郁郁葱葱,与那鬼王宫的荒凉形成了极大反差,

而石飞羽等人也知道,自己已经踏入了魔皇宫的领地,

“真的不打算跟我一起去魔皇宫看看,”

山巅之上,相对而立,石飞羽望着那依偎在一起的两个家伙,不由得摇了摇头,

当初在拍卖会上遇到那天琴小姐,冰暝就以对其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其实石飞羽心里并不看好这段姻缘,

谁曾想最后冰暝竟然能够俘获天琴放心,并让天琴愿意跟着他长途涉险,前去见其师父,

“如果有空,我会去魔皇宫找你,”

冰暝显然是急着要回师门,向他郑重道谢之后,立即带着天琴腾空而去,不过所去的方向,则与魔皇宫有所偏差,

石飞羽也沒再开口挽留,这个家伙虽然嘴上不说,但从其阴沉的脸色判断,此次回去,显然是要去搬救兵,去找那鬼王宫算账,

至于冰暝身后的势力能否斗得过鬼王宫,石飞羽并不清楚,不过那个势力若是敢对鬼王宫出手,就有着一定的底蕴,

只要能让鬼王无暇分身,石飞羽倒也乐得如此,

从远去的背影上收回目光,他便立即顺着崎岖山道狂掠而下,一头扎入了茂密的森林之中,

为了防止鬼王用特殊手段追踪,石飞羽在百转轮回与残骸身上分别设下封印,随之在林中等候灰子前來,

整整过了十天,灵猴灰子才找到了他,从其愤然表情判断,显然是一路追踪沒少受罪,

石飞羽早已将其脾气摸透,不等灰子动怒,便将两样东西取出交给了它,并嘱咐一番,

灵猴灰子听到之后,先是一怔,随后双眼发亮,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符道巅峰  第六百九十九章 惊天之事

,猛的冲他竖起中指,嘎嘎而笑,

这个动作其实是在骂人,不过灰子一直受到他的误导,以为那是夸赞,

石飞羽也懒得纠正,索性装作沒看见,挥了挥手,打发它快些将东西送回去,

等到灰子离开,他才晃晃悠悠,不紧不慢的向着那魔皇宫领地深处前行,

虽并未跟灰子一同返回九宫山,不过石飞羽也能预料出來,这趟回去,沧澜海那个老家伙,必然会來一次大出血,

否则以灰子的激灵,绝不会轻易罢休,

此次为了师父延寿续命,冒险进入鬼王宫盗取百转轮回,那沧澜海肯定知道一些鬼王宫的内幕,

而且他想要的,想必就是那被铁链所在血池中的骸骨,只是如果明说,石飞羽必然不会答应替他夺取这件东西,所以沧澜海才出此下策,

沧澜海所学驳杂,又对炼药之术有着浓厚兴趣,那枚奇异的种子怕是只有在特定的条件下才会生长,所以才利用他将其带入了鬼王宫内,

只不过就这么便宜了这个老家伙,他心里也有所不甘,

在灰子临走前,石飞羽才有了那番嘱咐,

在沧澜海手里,有着天一门流传下來的大量功法,其中恐怕不乏玄级武学,

灵猴灰子回去之后,必然会用手里的奇异骸骨來勒索沧澜海,也算是替自己出了一口恶气,

不过还有一件事情,困扰着石飞羽,

在鬼王宫内,他曾看到许多血色符文,而这些符文又与他曾经在龙魂山脉上遇到的血衣门遗址有些类似,

想來,鬼王宫与远古时期的血衣门脱不了干系,甚至有可能是延续下來的一条旁支,

这个疑惑,或许只有等到了魔皇宫,才能解开,

三千魔域之中,共有三大顶尖势力,风别为鬼王宫,魔皇宫,万鬼岛,彼此之间都有一些了解,倒也能将其打听出來,

这三大势力几乎瓜分了三千魔域几十万里疆土,另有一些小门派,则只能在夹缝生存,

此地之所以被人称之为三千魔域,是因为这三大势力之下,附属势力各有一千,合起來便是传说中的三千魔门,

与灵猴灰子分别之后,石飞羽一路前行,沒过多久,那魔皇宫便出现在他视野之中,

魔皇宫,位于三千魔域中心,四面被海水包围,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占地近上万公里,岛上山峦遍布,楼重重,以魔王界而出名,

踏着海浪快速前行,望着那四面环海的庞大岛屿,石飞羽心中不免有些期待,

此次前來魔皇宫,主要是打探自己老爹的踪迹,

沒等他接近岛屿,就有几位分神境强者破空而來,随即将他去路阻挡下來,

直到石飞羽提出自己与那魔皇宫的两位公主认识,这几个人才领着他向岛上飞去,

等他到了岛上,却是发现这座岛屿比自己预想的都要广阔,

站在半空放眼望去,整座岛屿竟是如同一片海中大陆,无边无际,

而在这座不见边际的岛屿中心,则有几座高峰矗立,其上楼层层,殿宇重重,即便隔着数百里地,都能感受到那股扑面而來的磅礴之气,

魔皇宫不愧是三千魔域中的顶尖势力,那般雄伟程度,远非以前所见可以与之相提并论,

尤其是在这座岛屿上,遍布着各大城池,也让石飞羽目光有些应接不暇,

负责领路的几位分神境强者,将他带到了岛屿中心的山峰之下,上前禀报过后便转身离去,显然是不敢冒然进入,

而石飞羽再等了沒多久,一道窈窕倩影便从山上匆匆下來,看到他,先是点了点头,随即漠然道:“跟我來吧,”

望着那在前领路的少女,石飞羽不免有些疑惑,

再怎么说,也有将近两年未见,就算是普通朋友,也该给个笑脸才对,

可她倒好,仅是点头便不再多看自己一眼,

后來想想,也就释然,如果这个女人真的能如同冷寒梅那样,巧笑嫣然,就不是她冷傲雪,

走在宽敞的山道阶梯上,沿途石飞羽发现不少衣着怪异之人,向自己投來惊讶目光,

刚开始他还以为是自己穿着不同,沒怎么在意,

不过慢慢的,发现那种怪异目光越來越多,也让他忍不住开口问道:“魔皇宫不允许外人前來,”

“不是,”

走在前面的冷傲雪头也不回,漠然给出答案,

只要不是就好,从踏入修炼一途开始,也沒少见过那些古怪门派,像长生岛与zǐ云便是如此,极少让外人进入,

而石飞羽心里也跟着松了口气,

“你妹妹冷寒梅呢,怎么不出來,”

跟在冷傲雪背后,目光打量着亭亭玉立的她,石飞羽忍不住再度开口询问,

这个女人两年未见,竟然出落的比以前更加漂亮,尤其是走在这种山道台阶上,双腿修长,背影极尽婀娜,

不料听到询问,冷寒梅脚步一顿,猛的回头望着他,目露刻骨仇恨,

这种仇恨目光,也让石飞羽一头雾水,不知自己哪里说错了话,竟然惹的她如此相对,

“不好了,不好了,大小姐,宫主又受伤了,”

正当他想要开口询问时,那山顶之上,却是传來一阵慌乱之音,

听到声音,冷寒梅立即丢下石飞羽,带着片片残影,向那山上掠去,

而这一幕,也让他明白,魔皇宫必然是发生了什么惊天之事……

(明天冰雷过生日,有能力的兄弟们可以支持一下,谢谢大家)

河北男科医院哪家好
河北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河北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河北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河北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