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至尊剑皇 第一七三六章 另一种祖阵之技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0:33

至尊剑皇 第一七三六章 另一种祖阵之技

“小先生,还请出手,助我等破除防御禁制,将这群小恶徒悉数歼灭,以绝后患!”斐长老高喊出声,对那为首的来者相当尊重,以一代皇主之尊,竟是用上了敬语。

三重防御禁制中,秦墨注视着第三批敌人,他也相当惊异。

之前,他六识悉数展开,也未探查到第三批敌人的位置。此刻,这群来者已是现身,依然捕捉不到其具体位置,仿佛根本不存在于眼前。

自从秦墨实力大进,产生近乎预知的感知以来,尚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

当然,可以肯定一点,并非是第三批敌人实力太强,而是身上有着某种宝物,能够隔绝外来的探查。

“藏头露尾之辈,一直隐于暗处,现在终于忍不住窜出来了吗?”银澄讥笑,话语很尖锐,它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对方轻视它的阵道造诣。

此时,为首的那身影开口,声音依然很飘渺,轻描淡写道:“妖狐,你太张狂了,以为修成祖阵之技,就轻视天下的阵道师么?我此行的目的,本就是助太天殿、荒龙族布置大阵,并没打算针对你们。现在,你既如此张狂,我也让你明白,在阵道之上,你不过是井底之蛙。”

砰!

那身影双足微顿,一瞬间,以其为中心,地面泛起一片雪白光辉,神秘阵纹蔓延开来,如同水波一样扩散,朝着前方的三重防御禁制涌去。

下一刻,地面,空间,乃至石铃的防御禁制悉数溶解,在这种雪白阵纹面前,一切事物都在溶解。

这样的情景,令得银澄为之色变,它是阵道方面的大宗师,立时辨认出来,并非是一切事物在溶解,而是一切事物被转化成雪白阵纹。

“这是一种祖阵之技!?”银澄顿时震撼

,终是认了出来,这是另一种祖阵之技,与【大梦孔雀翎】产生了共鸣。

这个时候,三重防御禁制已是瓦解两重,只剩下秦墨布置的【麒麟踏瑞】的防御大阵。

见状,太天殿、荒龙族众强者皆是欢呼,只要破开三重防御禁制,这群小辈就是待宰的羔羊,任他们宰割了。

“以为掌握了两种祖阵之技,就能号称世间阵道之宗?就是你们的师尊奕铭风,也不过是掌握世间阵道的一二而已,还敢以阵宗之名来开宗立派,这样的行为是在为你们招祸。”那身影淡淡开口,而后,猛地跺足,雪白阵纹暴涌,如洪水一样,冲向剩下的第三重防御禁制。

此时,秦墨终是探查到,在雪白阵纹之中,看到一道道雪白狼纹的图案。

“雪白狼纹?!是此种祖阵之技的核心玄奥么?”秦墨一惊,这种雪白狼纹很神秘,不仅能转化一切事物为阵纹之力,还潜藏在阵纹之中,难以被察觉。

他能够洞察到这一点,是地脉阵道师的天赋,让他看到了这种阵纹的玄奥。

一名神秘阵道师,精擅一种祖阵之技,这是一个很棘手的敌人。

砰!

一片雪白光辉蔓延而至,不断侵蚀第三重防御禁制,但是,却没有如之前一样,将第三重防御禁制转化溶解掉。

“嗯?无法转化?”那身影诧异,首次有些意外。

不过,他随即驱使阵纹之力,以强大的力量来碾碎第三重防御禁制,瞬间,第三重防御禁制上呈现一道道龟裂的痕迹。

叮!

秦墨双足微动,并未等第三重防御禁制被瓦解,就自行解除了。刚才的碰撞中,他已是试探出来,以阵道造诣而论,这身影在银澄之上,自是更在他之上。

“自行解除了防御禁制,准备束手就擒了吗?”那身影喃喃道。

周围,当即响起一阵怒吼声,太天殿、荒龙族众强者已是纷纷暴起,朝着秦墨一行扑杀过去。

战船中,更是有一名须发尽白的老者窜出,与斐长老一起,双双杀向秦墨。

这名白发老者,正是战船上的首领,刚一现身,全身真罡光彩夺目,气势如天穹一样,笼罩了这片空间。

毫无疑问,这是一名皇主境的盖世强者,也是太天殿的顶峰战力。

“这人族小子不可留!斐长老,咱们一起联手,诛杀这小恶棍,免得其将来为祸大陆,如何?”白发老者低沉开口。

“此子乖戾,将来必是一方凶魔,路护法的提议乃是英明的决定。”斐长老也是高声附和。

与此同时。

两大势力的其他强者也是飞掠,将银澄等围在其中,纷纷出手,动用绝杀手段,展开凌厉攻势。

刷!

对面,秦墨也是第一时间动手,面对两大皇主境强者的联手,他不敢托大,施展古圣拳技,双拳交替轰出,直击向两大可怕敌人。

“哈……,狂妄的小辈!”

“这么干脆的找死!送你上路!”

白发老者,斐长老同时大笑,实则相当愤怒,这人族小子太不知天高地厚,面对两大皇主的夹攻,竟是没有避其锋芒,而是采取了以攻对攻。

如此行为太狂妄了,当今之世,敢如此做的强者,在绝域中都是罕见,更不要说一个人族小辈。

随即,白发老者低喝,额头发光,从中射出一道光矛,锋锐裂空,直袭而至!

斐长老更是双掌交替拍出,狂暴的苍色龙焰如焚世之焱,包裹着那道光矛,狂卷向前方。

这片区域,立时成了一个独立的战场,两大皇主级强者的联手,将四周其他强者全部排斥在外。

砰砰砰……

拳痕闪烁,与光矛碰撞,不断贯入滔天龙焰之中,出现一个又一个凹陷的漩涡。

而后,拳势爆裂,肆虐蔓延,将光矛、龙焰悉数震得粉碎。

这情景,令得四周交战的众强者皆是惊呼,眼力高明者都能分辨出来,在短短的瞬息之间,交战的双方已是你来我往,来回碰撞了数百回合。

而后,三道身影骤然飞开,白发老者,斐长老皆是一个盘旋,就落回了原地,并未有任何损伤。

秦墨则是倒飞出去,身躯不断翻转,衣襟碎裂,有着鲜血飞溅而出,显是受了伤,在这样的交锋中处于劣势。

“这个人族小子竟然只是受了一些轻伤。”斐长老脸色凝重至极。

“此子的肉身太强了,早已至不坏,难以将之轰杀!将来若是修至皇主,恐怕大陆级神器也能彻底摧毁其肉身,会是我等的宿敌。”白发老者寒声开口,终于体会到斐长老刚才的感受。

咚!

秦墨落地,双腿陷入地中,四周地面龟裂,而后爆裂开来,出现一个直径千丈的大坑,唯有中间一根柱子,他伫立其上。

两大皇主联手的力量,凭秦墨是无法全部化解的,只能导入地下,才将这一记碰撞的力量全部卸去。

“凭我如今的战力,应对两大皇主级强者,果然是有些勉强了。”秦墨神情不变,心中这般估量。

事实上,这情景已是惊世骇俗,四周敌我双方的强者们都被震到了,在两大皇主的联手夹击之下,竟只是受伤,且还保有战力,若是传了出去,秦墨在大陆的威名又将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远处,第三批强者也是震动,为首的那身影喃喃自语:“以武主境中后期的修为,能够正面接下两大皇主的绝杀攻势,此子体内的战血觉醒到何种地步?他的斗战圣体难道开启到第五层以上?这不可能,明明只是来自一个战血底层家族的分支,如何能够达到这一步?”

此时,秦墨身躯涌动如罡血气,朝着其伤口处蔓延,很快伤势就痊愈了,完好如初。

这是斗战圣体、祭体祷文的双重自愈力,同时发挥作用,其自愈能力无比惊人。

“果然是斗战圣体开启到第五层以上,这小子的肉身很有研究价值……”那模糊身影目光一闪。

见此情景,斐长老、白发老者再也按捺不住,杀意狂炽,双双催动力量,两股诡异而可怕的波动翻腾起来。

漳州治疗早泄方法
吉安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宿迁白癜风好的医院
漳州治疗早泄费用
吉安治疗睾丸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