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中国历史是专制传统吗

发布时间:2019-07-08 18:58:49

中国历史是“专制传统”吗?

最近因讨论《乾隆十三年》,再次阅读比较了《万历十五年》,感觉最有意思的是黄仁宇先生在书里表示,明代国家在体制上有很多“罅隙”,不是依赖“直接处理”可以解决的,它“不容许中枢凡事过问”、“处处干预”,而只能依靠所谓“间接管制”,或者说“以道德代替行政”。如果像张居正那样对文官“强迫命令”,则非弄得身败名裂不可。

因此黄先生以为明朝不具“现代性”,此话不假。但今天是否也可以说,明朝并不是一个“专制政治”?

黄仁宇另一本书《汴京残梦》中的精华,则是说大宋皇帝处于百官的包围之中,凡事不能不“马虎迁就”。“国家大事看来全是朝廷做主,其实不然。……各地方官也不能全不顾及下情。”皇上稍作“分外之事”,即有臣下诤谏。以致神宗悻悻道:“快意事一件也做不得。”——这算得“专制”么?

可是,在《现代中国的历程》里黄先生又说,中国官僚政治是以“专制王权独断的裁决”,以“不合理勉强称为合理”,——对“专制王权”几字,我经过几番思量,总觉得不如称为“家长制”好,正如他在几页后所说(真理总是由上至下)的“男女尊卑长幼”原则,可能更为妥当。

黄先生又说,传统政治,其结构只注重上端的理想,不注重下端的实际情形,结构松脆,效率极低,——我觉得这也不能断然称为“专制”,——所以他又说,“这样的体制在旧时代里不是没有它的积极性格”;蒋介石的“决心全系自己所下,他不受任何人支配,可是我们亦不能因此称之为独裁者”。

我们或可以说,当日中枢命令无论能否影响到社会下层,都可以视为庙堂之上的一种“仪式”,表示的是一种“仁政”,是“大家长”施恩于百姓苍生,如果后人把它视为“专制独裁”,可真是冤枉煞了!

也可以说,这几个字一出口就把它弄拧了。因此,这里还牵涉到一个“专制”的概念问题,可是我们早就发现,“专制”二字在中文里并不是这样用的,在西文里,也都对不上号。

例如,美国学者迈克尔·罗斯金《政治科学》说:按照亚里士多德的观点,“君主制”是一人为了全体的利益而统治。但君主制可能蜕化为它的堕落形式——“暴君制”,单个统治者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行使权力。“贵族制”,希腊语意为最好的统治,是少数人为了全体利益而统治。但也可以蜕变为它的堕落形式——“寡头制”,少数人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而统治。

其中可能只有“君主制”和中国传统制度有几分相似。其他都搭不上边。

又如李零在《读“动物农场”》中写道:

欧洲政体,古典时代是分为三类六种:“君主制”和“僭主制”是一人统治,“贵族制”和“寡头制”是少数人统治,“共和制”和“民主制”是多数人统治。亚里士多德说,这三组词,都是前边好,后边坏,君主制最好。可是现代政体,流行的却是民主制。

独裁。我国帝王,称孤道寡,唯我独尊,西周时期,叫“余一人”,最像这个词。这种一人说了算的统治者,在我国,那是司空见惯,并不都叫暴君。中国的暴君,那得“独”到一意孤行、谁劝都不听、随便杀人、近乎虐待狂的份儿上,如纣王之“独夫”。

绝对主义,多翻成“专制主义”,是个没有历史概念的混沌。其实,它是专指资本主义前夜,高度集权的君主制。

诸位看看,那一个词儿能跟中国传统时代配得上?所以我说:“西方的概念再好也别往中国身上随便安。”

在60年前,钱穆先生就说过,“近代中国学者专以抄袭稗贩西方为无上之能事。”在他们眼里,中国自然是君主专制,说不到民权,其实,这不过是“把西洋现成名词硬装进中国”。西洋的政治史概念,只有“君主专制”、“君主立宪”、“民主立宪”三个范畴,可当代西方法西斯和共产极权两种政治,完全逃出了这些范畴。“难道中国传统政治便一定在此三范畴之内,不会以别的一种方式出现吗?”——为此,我也曾不止一次地写道,“专制”一词,无论对中国历史,还是对中国当代,“两不相宜”,都不合适。

钱穆先生就此提出,“我们还得把自己的历史归纳出自己的恰当名称”,而不可附会演绎,太随便太懒惰。

现在的另一个问题,就是有人自创词义,拿一个自己制造,“自以为是”的概念去跟别人辩论,像是唐·吉诃德跟风车作战。其中最有名的一个“风车”,自然就是所谓“专制”了。

最近我的朋友维光写道:有一种典型的观念论者,他以为他掌握了真理就可以随便谈什么。把一个词翻译成什么,那要看这个术语是如何产生的,人家如何使用的,指的是什么,不是他一拍脑袋想当然的。他不去看文献,不去了解发生发展史,居然指定西文词应该是什么意思。

我也碰见这样的同仁,就是“想当然”地认为中国传统就是“专制”的,这个词从何而来呢,就是他自己的“理解”和“解释”,拿自己发明的概念充数,如说:一人做主就是专制,政治垄断就是专制,反正就是那个小羊羔了,不是它也是它!悲夫。

我为什么要写这篇文字呢?我只是想证明,各种政治制度可能都有其“天花板”,怎能把中国传统拿出来单一股“特殊照顾”?如果我们先把中国文化传统看扁了,还没怎么着,就当成了“臭狗屎”,后面还有什么可说的?

所以我说,如果不能解决正面看待传统政治理念这一问题,所有对传统文化的认识都翻不了身,先就把中国自己的文化“抹黑”了,还有什么“国”可“爱”?

(作者为历史学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微商城怎么开
免费超市收银系统软件
小程序微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