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审判独立是提升司法公信力的决定因素等7则

发布时间:2019-09-13 01:42:49

  核心提示:司法公信力的提升和恢复是司法机构的主要工作目标。司法公信力必须通过积累恢复,由于公信力是一点一点丧失的,因而恢复的过程也很漫长。

  司法公信力的提升和恢复是司法机构的主要工作目标。司法公信力必须通过积累恢复,由于公信力是一点一点丧失的,因而恢复的过程也很漫长。这其中的第一个决定因素是要实现审判独立,没有独立就没有公信。何谓独立呢?我国审判独立的历史较短,第一个独立的法院是英国人于18 9年在广州设立的,只受理英国人之间的纠纷,后撤离到香港即为现在的香港最高法院。中国设立的第一个独立的法院是由清政府在1908年设立,由沈家本担任院长。中国共产党设立的第一个独立的法院由沈钧儒担任第一任院长。五四宪法规定人民法院独立审判,只服从法律。

  1982年宪法 人民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 仍然是宪法的第一原则。这表明独立的含义:一是一定要从行政机关中独立出来,司法权和行政权是并列关系,而不是行政权的工具和附庸,不是司法权服从行政权;二是审级的独立。案件需要上诉再审时才有上级法院,法院组织法中四级法院的划分表明法院之间所谓的上级不是行政、隶属、领导关系,而是审级关系。上级法院不是领导下级法院工作,案件发生的时候是监督,而不是判决前的请示,这会影响两审终审的制度。三是法官是独立的。法官应有独立的法格、独立行使审判权的人格。台湾地区各级法院如台北法院,院长和其他法官之间是平等关系,庭长在法官之下,庭长只是审判事务的服务者。所以司法行政化越强,司法公信力越低。四是法官的判断独立。司法的本质是判断,独立判断证据的真实性,独立判断案情,独立判断哪个权益被侵害,独立判断法律的适用,最终是对判决的判断,不容许他人干涉。五是法官应该独立承担,对判断结果独立负责,没有的独立性就没有判断的独立性,要勇于承担。这五个结合起来是审判独立,没有独立就没有公信和权威。

  山东大学校长徐显明教授

  1.要消解法院系统浓厚的 行政化 现象

  法院系统浓厚的 行政化 现象表现为:用管理、考核行政系统公务员的办法来对待法院的审判人员;在法院内部院长、庭长不审案却对案件裁判有重大决定权;下级法院院长越来越多由上级法院下派,导致宪法、诉讼法所规定审级制度不断虚化;党政干部缺乏基本法律素养却被安排担任法院院长......等等。法院系统的过度行政化,会牺牲法院的自主性,损害法官的职业认同感,并忽略实现公平正义必须遵循的程序规则,导致潜规则的盛行,且易引发司法腐败。祛除法院的 过度行政化 必须坚持审判公开、法官独立审判等一系列法治原则,并借鉴其他国家、地区有益的司法经验,改变执政党对具体司法案件的干预。

  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秦前红

  2.武汉电视问政的关键性改进:可在人大常委会进行问政

  阅读8月22日《南方周末》时局栏目文章《让一把手在镜头前流汗 武汉电视问政 攻防战 》,很受启发,地方领导机关和主政官员的创新勇气难能可贵。

  笔者所谓 关键性的改进 ,就是把这种问政的空间由电视台移到人大常委会,通过宪定和法定的监督形式 询问、质询进行(此外还有很多常委会监督形式,例如听取专项工作报告、预决算等财务审查、执法检查、规范性文件备案审查、特定问题调查、撤职案审定等等)。这两种监督形式,我国《宪法》和《代表法》《监督法》等宪法部门法律文件都作了明确规定,都是人大监督一府两院工作的重要形式,对于推动有关部门改进工作具有重要作用。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莫于川

  .司法制度的构建要考虑多重现实语境

  作为国家政治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司法制度并不是孤立的存在。比如,刑事司法制度的创制、发展、运作、变革乃至消亡,受到政治制度模式、生产力水平、科学技术力量等各种结构性要素的影响和制约。因此,价值和意义层面上刑事司法制度的构建注定是一种语境化的判断。认清并坚持这一判断,继而厘清其中的各项语境要素乃是在当下中国构建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的一项必要作业。

  中国独立发展的 内环境 和与其他国家共同发展的 外环境 都构成了中国的基本国情和各项制度构建的语境要素。政治语境、经济语境、社会语境、文化语境、全球化语境等构成了我国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社会主义司法制度最为重要的语境要素。

  中国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会长、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院长卞建林

  4.律师的精力投注在舆论战上,像小沈阳的苏格兰裙子?

  李某某涉嫌 案已经在媒体上发酵很久,一直热闹非凡。人们看到的是,诉讼外的舆论硝烟,滚滚不息,背后有律师操盘甚至直接由律师挑起,人们却很少知道律师在正当法律程序方面做了什么,倒是在络上不停地折腾变得形象鲜活,他们试图影响舆论进而借舆论影响司法的用心昭然若揭。人们可能会产生疑虑:律师的精力投注在舆论战上,是否有点像小沈阳的苏格兰裙子 跑偏了?

  法治成熟的社会,案件一旦进入诉讼轨道,不允许媒体进行大肆渲染、报道和议论,以便给司法提供一个理性处理案件和民众尊重、信任司法的社会氛围。我们这里似乎毫无章法,司法也显然不是在社会普遍信任的气氛中进行的。这提醒人们:诉讼外炽热的舆论战暴露出来的病症与病因,是不是也该由大家集体会诊一番了?

  清华大学法学教授张建伟

  5.领导干部应学会络舆情分析

  络舆情分析师作为一门新兴职业,正式被人社部纳入职业培训序列。其实,当今络社会和现实社会正在趋于同步发展,也可以说我们已经进入一个立体式的社会。作为各级领导干部及企业高层,都应该成为络舆情分析师,这是时代发展所决定的必须具备的能力和素质。不会进行络舆情分析,这样的领导就不合格,就说明还置身于络社会之外。络生活早已进入千家万户,每个管理者、决策者都不能置身事外。如果总是等着络舆情分析师们去分析并拿出意见,显然都是一些 二手货 ,不仅掺杂很多个人的观点,而且容易误导领导的决策。而领导干部如果能够自己进行络舆情分析,就能够很好把握络舆情的即时性和客观性,在思维和智慧上实现与络舆情发展上的 同步 。

  媒体评论人唐卫毅

  6.追讨贪官海外资产须国家提起诉讼

  最近一段时间,中央反腐败的力度加大,一些高官中箭落马,他们在海外的资产大白于天下。部分学者认为,按照《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的规定,中国政府完全可以通过司法途径追缴这些财产,我国刑事诉讼法也作出了专门规定,追缴贪官转移到海外的资产,在法律上不存在任何障碍。

  上述建议并不可行。简单地说,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程序是为了解决国内刑事诉讼的违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财产的收缴问题,而《联合国反腐败公约》所规定的程序则是为了解决贪官向境外转移资产的追回问题。二者的性质不同,因而不能适用同一个法律规定。适用《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的规定,一方面要提供生效的法律判决,另一方面还要提供海外资产证明。提起诉讼的时候不仅要按照《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的规定,科学规范诉讼主体,而且更重要的是,还要确保此类诉讼是为了保护国家的利益。当前我国司法机关在审理经济犯罪案件的时候,往往忽视违法所得的处分程序,结果导致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利益受到损害。刑事诉讼法增加规定的内容,实际上是要规范我国违法所得没收程序。要想真正解决腐败分子转移海外资产的追缴问题,必须以国家为诉讼主体,以国家的名义提起诉讼,依照《联合国反腐败公约》所规定的基本原则以及相关国家诉讼程序,捍卫国家的财产权利。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

IT
游戏
医疗纠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