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圣道狂徒 第六十九章 黑市

发布时间:2019-10-15 14:58:40

圣道狂徒 第六十九章 黑市

“这小妞也太大胆了,居然当着本少的面脱衣服,简直没将本少放在眼里,当真以为本少不敢看么!”吴赖目不转睛的看着白彤儿宽衣解带,嘴里却道,“彤儿姑娘,你这样不大好吧,毕竟我还是个黄花大小伙子,会害羞的。”

他会害羞,母猪也会上树。

非但没有害羞,反而眼睛瞪得斗大如牛眼,生怕错过了任何“精彩”的细节。

白彤儿冷冷一笑,没有理会他,飞快将衣裙除去。

刹那间,心脏狂跳,差点没从胸膛里蹦出来,不过他很快就失望了,原来白彤儿里面穿了一身贴身衣裤,显然早有准备。

“可惜,可惜……”吴赖连叫可惜,不过仍是大饱眼福。贴身衣物将白彤儿凹凸有致的身段勾勒得更加诱人。

饱满丰润的山峦,弧形优美的翘臀,修长挺拔的玉腿,盈盈不足一握的纤细腰肢,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恰到好处,多一分太多,少一分太少,浑然天成。

不过这也仅是惊鸿一瞥,白彤儿瞬间便将自己曼妙的身体套在了一身黑斗篷下来,同时横了吴赖一眼,冷道,“还不快点!”

“哦!”吴赖这才如梦初醒,暗叫遗憾,极不情愿的将黑斗篷套在身上。

这件黑斗篷都十分宽大,足可掩藏身形,同时帽檐极低,除非是掀开斗篷,根本看不清真面目。

而之所以这么做当然是为了隐藏身份,要知道黑市内鱼龙混杂,更有许多亡命之徒,杀人夺宝乃是常有的事儿,再加上交易的多是些见不得光的东西,谁也不愿暴露身份而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这个拿着。”白彤儿又交给他一块巴掌大小、乌黑发亮的牌子,上面并无任何花纹文字,沉甸甸的,也不知是用什么材质铸造。

“这是什么玩意儿?”吴赖奇怪问道。

白彤儿道,“这就是黑市拍卖行入场的凭证,同时可以用这个牌子在柜台上预存银两,收取交易物品时可直接用它结账。”

吴赖一听就明白,这玩意儿就和前世的会员卡差不多,并无甚稀奇,将之收下,同时他也佩服白彤儿细心,将一切均准备妥当。

当然也从侧面说明白彤儿对于此次黑市拍卖十分重视。

白彤儿又道,“从现在开始,我便是你的主人,你就是我的仆从。一会儿我装作阴沉少言,而你则嚣张跋扈,一切交易均由你来完成,当然我会在暗中提点你,其余的见机行事。”

“她到底想干什么?”吴赖当即暗凛,情知白彤儿这般大费周章肯定是大有深意,但却又猜不透她到底意欲何为,不禁有些犹豫。

见吴赖不答话,白彤儿道,“你不会连这点小忙也不帮吧?嘿,我可是清清楚楚记得有些人吹嘘自己是诚信小郎君,出了名的一言九鼎。”

吴赖听她用自己的话挤兑自己,老脸一红,打了个哈哈道,“不是不帮忙,只是做你的仆从已经让本少纡尊降贵,而且要为人低调的本少装作飞扬跋扈的样子实在是强人所难。”

说吴大少低调,怕是没人肯信。

白彤儿好气又好笑,白了他一眼道,“你放心,只要你肯帮忙,本姑娘绝对不会亏待你。”

“哼,s诱不成又来利诱,当真以为本少是那种粗鄙庸俗的人么?”吴赖心头冷哼一声,脸上却笑颜展开,搓着手道,“嘿,那怎么好意思。”嘴上这么说,脸上却看不到半点不好意思的痕迹。

白彤儿实在是无语了,哼了一声,转身径直往街对面的石楼行去。

吴赖当然没有留下的道理,屁颠屁颠跟了上去。

夜浓如墨,石楼门口那昏黄的灯光仅能照亮附近狭窄的一小片,其余地方均被黑暗吞噬,令整座石楼蒙上了一股浓重的神秘色彩,叫人既想进去一探究竟又不由得心生寒意以至望而却步。

二人来到跟前,才见门仅是虚掩着,周遭也看不见半个人影,更别提守卫,似乎谁都能进去。

吴赖正暗觉奇怪时,白彤儿已经推门进去,只好跟上。

刚刚进去,吴赖顿觉一股阴冷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叫人有些不自在。他定睛一看,却见一条长长的通道,也不知通向何处。通道入口站着两个铁甲武士,浑身上下都包裹在漆黑的铁甲重盔之下,好似钢铁浇铸一般,令人看上一眼便心生寒气。

“身份牌!”两道锋锐如刀的目光在二人身上逡巡片刻,这才迸出冷冰冰的三个字,不含丝毫感情。

“娘的,这两个家伙修为最差只怕也有炼精境!”吴赖暗暗心惊,仅是两个看门的便如此厉害,可见这黑市的后台绝对极硬。

他虽然心惊,但还没有忘记白彤儿的交代,冷哼一声,装作极不满意的样子亮出那道铜牌。

两个铁甲武士倒也没有为难,检查身份牌之后当即放行。

沿着通道前行,才见这里面戒备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一道道锐利的目光不断的射来,若是胆子稍小者根本受不了。

在如此刁斗森严的地方,任何人也不敢胡来,除非想找死。

好不容易出来,尽头处却是一道厚重的大门,想来便是此次黑市拍卖举行之处。

二人也不犹豫,推门进去。

刚刚进去,尚未来得及观察四周环境,就觉有一道道犹如利箭般的目光齐刷刷扫了过来,令人浑身都不自在,好似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剥光了一般。

吴赖心中一惊,定睛一看,这才见里面是一个足可容纳数百人的大厅,灯壁辉煌。大厅中央有一拍卖用的高台,四周是竞拍者的席位,此刻已经坐了两百来人,大半与他们一般打扮,也有一些人以真面目示人,此刻均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

仅从目光和气度上看,便知这些人没一个庸手,吴赖可以肯定自己绝对是里面最挫的那个。

“娘的,怕是江城所有的高手都到了此处了吧!”吴赖暗自心惊,没想到黑市拍卖竟吸引了这些人高手。

不过他怎么说也是两世为人,还不至于被这点阵势吓住,很快平静下来,心想既然要演飞扬跋扈的“恶仆”就要敬业一点,当即上前一步,虎目扫视众人,怒哼一声喝道,“看什么看!”

这一声震得大厅嗡嗡作响,果然够嚣张。

白彤儿愕然看着他,似乎是说你这也太嚣张了。

吴赖却丝毫不觉有什么不对,反而冲着她躬身做了个请的姿势。

白彤儿也拿他没办法,只得若无其事的进去,在大厅一角找了个位置坐下,吴赖则恭立一旁,十足的仆人范儿。

厅内众人似乎也对他们没什么兴趣,很快便将目光收了回去,然后又一声不吭的站在那儿,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大厅内静的诡异,好似这两百来人就是两百多根桩子,两百来具尸体,令人不由得心生寒意。

等了片刻,又有几人进门来,众人扫了一眼便即收回目光,不见任何异动。

吴赖是百无聊赖,忍不住低声问白彤儿道,“这黑市到底是哪方势力所有?”

白彤儿低声应道,“这是江家的产业,你不知道么?”

“江家!”吴赖闻言一怔,实在有些出乎意料。他只知道江城武馆是江家根本所在,决然没想到这黑市会是江家的产业。

事实上江家比白慕两家实力要逊色不少,故而素来低调,亦不掺和两家的争斗,颇有些不显山不露水的意思。但现在看来江家能成为江城三大家族之一,绝不似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白彤儿似乎早料到他会如此吃惊,淡淡道,“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其实这个黑市本就是三大家族所默许,且均想分得一杯羹。只是咱们白家与慕家斗得厉害,谁也压不住谁,便索性放给江家经营。”

吴赖心付理应如此,白慕两家不论是谁经营黑市另一方都必定不会善罢甘休,百草堂与千丹坊便是活生生的例子,倒不如交给江家,至少不会便宜了对方,而且可借此拉拢江家。

谁要是得到江家支持,谁便将占据压倒性优势。

但江家显然是不会轻易站边的,就做老好人,谁也不得罪。也正是因此,这些年来,江家才能左右逢源。

由此可见,江家家主江独峰实乃厉害人物。

不过吴赖也知道这些事情无需自己来操心,话锋一转又问道,“你此次来黑市拍卖会,到底想要竞拍什么东西?”

白彤儿神秘笑道,“到时候你便知道了。”

吴赖碰了个软钉子,好生无趣。

就在说话的这当间,门口出现一个伟岸的身影,气度沉雄,虎目扫了众人一眼,然后昂首阔步而入。

“白江雄!”场中响起一片惊呼声,人人露出震惊之色。

“白叔叔怎么也来了!”吴赖也吃了一惊,哪想到居然会在此处遇到他。

然而他还来不及多想,又一个身材颀长,长相儒雅的中年人洒然而入,竟是慕家家主慕卓,身后还跟着一个妩媚娇艳的少女,除了慕秋蝉还能有谁。

“慕家父女也来了!”人群中又是一阵骚动。

白江雄与慕卓皆感受到对方的存在,冷厉的目光瞬间交击在一起,顿时令场中的气氛凝重起来。

慕卓冷冷道,“你也来了

,消息挺灵通的嘛!”

白江雄淡淡道,“彼此,彼此。”

撂下这两句莫名其妙的话之后,二人均收回目光,自行找座位坐下,竟再也不发一言,令人摸不着头脑。

吴赖也是一头雾水,正自愕然之际,只见又有一人推门而入。

只见那人四十岁上下,身材不高却是虎背熊腰,走起路来更是龙行虎步,极有气势。一张方脸满是硬邦邦的肌肉,鼻梁比一般人高,眼睛有些凹陷,使他的目光如雄鹰一般深邃锋锐,寻常人绝不敢与之对视,一看就知道是个实力高强且智慧过人的人物。

“江家家主江独峰也来了!”场中轰的一声就炸开了锅,惊呼声差点没将房顶掀翻,人人神色震骇。

“搞什么,怎么来幕后老板也来了?”吴赖错愕不已。

蚌埠治疗阳痿医院
江门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沈阳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蚌埠治疗早泄方法
江门治疗妇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