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逆三国转 一八〇——借刀

发布时间:2019-09-13 20:52:33

逆三国转 一八〇——借刀

“有点奇怪啊。”

蔡觉得贾敏打开竞技场的天顶必然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可是却怎么也思考不出来。

“真是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个时候,孔明的头脑里发生了飞速的运转,在整个现场,也就只有一个人可以和他保持同步。

――刚才那个人是怎么出现的?

――比赛开始的时候,他明明没有在场上,可是突然,他就在我的身后出现了。

――然后,他本想就这么一剑刺穿我的心脏,可是没想到我在自己的周身设置了结界,封锁住了他所有的行动。

――这样一来,他就没办法靠近我了,但是现在,顶棚被打开了,然后阳光照射了进来……

――阳光,阳光,阳光……

孔明和周瑜的想法思路几乎是遵循同一条轨道,就在这个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得出结论的关键时刻,他和周瑜的眼神不期而遇了!

――是影子!

孔明看了一眼自己地上的倒影,这个时候它的抖动幅度已经非常明显了。

“我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鬼东西,不过这样的手段实在过于卑劣了吧!”

孔明在自己的影子投射区域上飞快地布置好了结界,然后迅速后撤,于是现场发生了极其诡异的一幕。

孔明移动的过程中,他的影子没有跟着自己移动!

“逆贼,你的影子?”

孔明和自己的影子作别,从此之后他是一个再也没有影子的人!

“你已经被困在我的影子里了,这一辈子都没办法出来了,所以我也不必杀死你了!”

孔明留下了一句帅气的获胜台词,转身朝着台下走去。

“喂喂,我早就说过,比赛的胜负在于杀死对方吧!”

孔明留意到,自己的影子又一次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而敌人终于不再躲躲藏藏,直接露出了自己的真身站在孔明的身后,与其进行直面对决。

“又是贾敏啊,你这家伙还真是动用一切规则以外的卑劣手段啊。这场比赛如果不是孔明的心慈手软,早就结束了!”

孔明转身,很遗憾这场战斗还是没有结束。

“你的确很聪明,不愧是传说中三国第一的智谋家。”

周瑜本该对此有所反应,但他被战斗的紧张气氛吸引,根本无暇妒忌。

“为表敬意,我就和你光明正大的决斗吧。”

这听着像是一句尊重对手的台词,实则孔明没有一点肉搏作战能力为世人皆知,因此只是换一种方式嘲笑孔明而已。

“米罗卡,不用给他任何机会了,这小子的周围布满了保护他的结界,你就算改成硬碰硬地肉身战,也根本没办法接近他!”

贾敏怕自己手下有闪失,还是给出了自己的提示。

“孔明终究只是想着保护自己,却又没办法杀死对手,这样下去的话,这场比赛的胜负倾向迟早会朝着对方那边倒去。”

“那么,出招吧!”

孔明没有理会对手的挑逗,只是站在原地不动。

――真是麻烦啊,我真的没办法杀死任何人,我没有这个勇气啊!

――可是再这样下去的话……

孔明觉得自己的呼吸开始有不均匀的倾向了。

――这些布满我周围的结界也在消耗我的精力,对方只要按兵不动,等待我疲软倒下的那一刻就可以赚取胜利果实了。

――不如我直接认输吧!

这么想的时候,周瑜和孔明的眼神又一次交汇了。

“不行吗?”

孔明读出了周瑜的意思,这与决战前一晚他们最后决定下来的策略有了根本上的变化。

――没错,公瑾,投降的话,对方也只是会马上拿了我的性命然后宣布自己的胜利,所以这场胜负,是不允许投降的,因为投降就等于送命!

“啪叽”,孔明毫无征兆地突然单膝跪地。

“糟糕了!恐是用完了太多的精力,现在周身的结界也要没法支撑下去了吗?”

“机会!”

米罗卡看到了胜利的机会,“蹭蹭蹭”地开始朝孔明飞奔过去。

“毕竟只是个凡人,不过能支撑到这个程度已经是不错了,接下来,还是按照议定日程,去死吧!”

贾敏顺了顺自己的长发,眼神中充满着喜悦。

米罗卡手里的长剑,朝着第一次失败的标靶再次突袭而去。

“这次定要刺穿你的心脏!”

“哐”地一声,米罗卡像撞到了什么硬物一般直接定格了,但是手里的宝剑却仍然循着原来的估计继续前进。

宝剑并没有飞远!那只是撞到墙壁之后的一系列弹射之后,朝着米罗卡的心脏飞去。

“扑哧”一声,米罗卡的心脏被自己的武器洞穿,他怨恨地看了一眼孔明,什么遗言都没有留下,咽下最后一口气。

“不能杀人于是借用手段造成敌人的搬石砸脚!”

贾敏激动地站了起来,他本就对米罗卡的连续两次失败郁闷不已,最后竟然以这样的方式结束第一场,更是让他无比愤怒。

“所以刚才的那一跪是假跪吗?”

周瑜默默地在心里拍了拍手,孔明利用自己的结界设置的一系列飞行的线路,短短时间之内的迅速反应,和最后借他人之手完成一击必杀的剧本,全是一个不擅长肉搏战而只动用智慧的谋略家能倾力呈现的一顿大餐了。

“我说裁判,宣布一下目前的比分吧!”

梅纳已经躺在地上,公然调侃起贾敏的神经来。

“目前的比分是1比0,江东反贼暂时领先。”

“江东反贼?”

鲁肃率领着大部队也来到了现场,找一个座位坐了下来。

――昨天真是奇怪了,怎么我一下子不能再看到别人的心思了?

鲁肃扫了一眼周围,他发现,现在的他又能看到了。

――嗯,奇怪?这功能还有一定的时间间隔的吗?

鲁肃瞄了一眼主席台上的假冒孙权,注意到他现在的模样早已是一头长发,而非孙权的模样。

――看看他的心思吧。

鲁肃眯起眼睛,眼前浮现的文字让他吃了一惊。

“别偷看了,什么都不会告诉你。”

鲁肃的这句自言自语说得很轻,生怕引起他人的误会。他只能摇了摇头,就凭这一点,敌人的强大已经显露无遗。

“赶快派出你们第二场比赛的选手吧!”

贾敏站了起来,有一种自己想要上去的冲动。

“弗莱德,我先上去了!”

萨特轻轻一跳来到了竞技场正中央,而对面的敌人,竟以一种爬行的姿势慢慢上了台。

――要小心啊。

蕾波利斯满怀担心地注视着萨特,看到敌人的猥琐模样,这份担心的重量又急剧上升。

“喂,你是在小看我吗?”

“嘿嘿嘿~”

敌人走进,长得确实是一副走形的丑陋,让人根本无法直视。

“喂,我在问你话呢!你倒是堂堂正正站起来和我决斗啊!”

“嘿嘿嘿~”

敌人只是一味地傻笑,但是越笑越让萨特感到一阵阵的不舒服。

“看来是个傻子。”

萨特说完,直接遁入到场地之中,消失了踪迹。

“神奇!”

鲁肃等人之前只是看过孔明的特殊技能,现在现场看到了更让人叹为观止的一幕,叫人更是拍案叫绝!

“嘿嘿嘿~”

丑人继续阴险地笑着,简直就好像一切尽在掌握的胸有成竹。

“萨特的战法……”

弗莱德开始在场边自言自语。

“应该就是……”

――直接从敌人下面冒头,一把拉敌人进入夹层,然后让他动弹不得!

“匍匐!认真点战斗。”

贾敏喊出了丑人的名字,的确和他现在的姿态很是吻合。

“嘿嘿嘿~”

只可惜匍匐只会说这么一句话,他是真的丧失语言功能了吗?

――就这么潜到他身下!

萨特来到了匍匐所在的位置,迅即探出自己的上半身。

他抬头一望,匍匐的身体那里,竟然也有一张脸和自己对视着!

恶心至极!

萨特被吓了一跳,那张脸却是神速般地朝自己吐了一口唾沫,好在萨特闪得及时,只有一点星子飞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太,太可怕了!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么恶心的人存在着呀!”

萨特躲在夹层中喘着大气,不是因为战斗消耗的体力过多,而是自己被那么一种人体构造吓得不轻。

“嘿嘿嘿~”

匍匐瞅到自己的胜机已近,“啪”地头一甩,一根看不见的丝线正连接着他和萨特,像极了钓鱼扯线上钩的情景。

可怜萨特还正在心理建设,就这么直接从夹层中被拉了出来,被抛到半空。

“嘿嘿嘿~”

萨特在空中根本没办法调整姿势,那根丝线还粘着,根本让他无法调整落地姿势。

爱博蒂斯不敢再看,双手蒙上了自己的眼睛。

――就这么落地的话,定会摔断骨头的吧!

孔明和周瑜也是看得揪心,倒是梅纳一脸笃定。

“摔不死的,你们就别担心了!”

萨特落地的那一刹那,整个人完全没入了场地之中。

“嗯,这块场地对于萨特来说是没有波浪的海洋,他可以随时进出,根本不必担心与硬地的直接碰撞。”

――是的,我才没有那么容易死呢!

爱博蒂斯感觉到了周围的轻松气氛,缓缓放下了紧张的双手。

“这么一来……”

贾敏低下了头,警觉的梅纳瞬间感受到了气氛的变化。

小孩咳喘最有效的药
小儿脾胃虚弱饮食方
动脉血管硬化是怎么回事
两个月宝宝感冒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