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河南新年首虎陈雪枫落马或因涉三次贿选

发布时间:2019-08-14 17:50:48

原洛阳市委书记陈雪枫。图片来源:网络

2016年1月16日,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陈雪枫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这是2016年中央纪委通报的首位省部级落马官员。外界来看,陈雪枫可说是“新年首虎”,然而在河南省内,不如称其为最后一位落马的煤业大佬。

伴随着煤炭行业黄金十年的逝去,近年来河南省煤业多位高管相继因贪腐落马。2008年,中原大化集团原董事长陈留栓移送司法机关处理;2010年,鹤煤集团原董事长李永新被“双规”;2013年,义煤集团原董事长武予鲁被“双规”;同年,焦煤集团原董事长杜工会被免去职务,并于次年提起公诉。

上述诸人,共同的交集便是陈雪枫。2008年,河南省以永城煤电集团为主,联合鹤煤、焦煤、中原大化和省煤气化集团,成立了河南煤业化工集团。围绕着打造河南煤业巨无霸的大业,各个煤企的领头人之间矛盾重重。

陈雪枫无疑是最后的赢家。在对手们纷纷倒下之时,他却凭借着在煤业的政绩一路晋升。然而,事实证明,陈雪枫和他的对手们并无太多不同。他们起于基层,能力出众,并且都有着强势的个性。甚至于,他们最终的命运都是一致的。

但陈雪枫并未笑到最后,随着他的落马,他更像是个最后的输家。

崛起永城

永城老城有一条南北走向的主干道,名为雪枫路。这条路是为纪念一代名将彭雪枫而命名的。巧的是,陈雪枫的名字也取自彭雪枫。

1958年9月,陈雪枫出生于河南开封杞县。曾在彭雪枫部队中参过军的父亲为他取名雪枫。这一巧合,在陈雪枫带领永城煤电集团取得辉煌后,开始为当地人所津津乐道:“永城注定就是陈雪枫的福地。”

早年的陈雪枫经历也的确坎坷。他两岁时丧母,家境贫寒,靠吃百家饭长大。和很多出身贫寒的官员一样,他依靠知识改变了命运。

公开资料显示,1982年陈雪枫从中国矿业学院毕业后,去了义马市矿务局观音堂矿任技术员,28岁时成为洗煤厂厂长,期间获省级劳动模范称号,并成为8项新技术的专利拥有者。

在义马,陈雪枫一路做到了矿务局副局长,之后调任鹤煤集团总经理。然而未及半年,陈雪枫到永煤赴任,时在2000年。

“陈雪枫对永煤的发展还是有贡献的。”界面新闻在永城接触到的多位永煤人士对此看法一致。在陈雪枫初到任时,永煤亏损上亿元,负债率超过了98%,是河南第二亏损大户。然而他仅用了7年时间,永煤就从一个严重亏损的烂摊子跨入了中国企业500强,位居第130位,将河南省内众多煤企业都甩在了身后,被称之为“永煤现象”。

“他主要赶上了煤炭行业的黄金十年。”河南煤化集团调研员刘进修说,陈雪枫接手永煤时,煤炭价格正处在由低走高的时期,之后几年,中国煤价从仅100多元一吨,价格飙升至700元每吨,整个煤炭行业都开始复苏。

然而煤价同涨,永煤却能大步甩开同行,则多亏了永城这一福地。从开采条件和煤的品质上来说,永煤都优于大多数煤矿。更为重要的是,永城地处河南南陲,与徐州接壤,在铁路网中属于上海铁路局的辖区,而河南大多数煤业都处在郑州铁路局的辖区。

这一便利条件,让永煤相较同行更容易打开通向江浙沪的市场。陈雪枫掌舵永煤时,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与上海宝钢、巴西淡水河谷达成了合作。正是这一合作,使永煤杀入了煤炭行业的高端市场,获取的利润远比其它煤企在低端市场搏杀所获更多。

很快,陈雪枫和永煤集团成就了彼此。永煤集团从全省工业企业第二亏损大户变为了全省第一利税大户,2006年,永煤在全国十大煤炭企业中已排名第二。陈雪枫的个人荣誉也纷至沓来,先后获得“全国劳动模范”、“全国煤炭工业优秀企业家”、“新世纪中国改革优秀人物”等称号。时任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称赞他为“河南真正的企业家”。

不可否认的是,陈雪枫本人也的确有才干。刘进修说,在业内陈雪枫人称“陈疯子”,干起活来全年无休,而且要求下属也和他一样。

那时,像陈雪枫这样的煤企领头人,在河南并非只有一个。时任鹤煤集团董事长李永新、义煤集团董事长武予鲁,都有着和陈雪枫类似的经历。

李永新是工矿子弟,自学成才;武予鲁从技术员干起,在平顶山矿务局干了22年。他们同样起于贫寒,在基层摸爬滚打,最终成为一方干才。然而,或许是同样的经历,让他们拥有了同样的性格。河南煤业对他们的评价,都离不了“强势”二字。也正因如此,当河南煤业进入整合期,一场明争暗斗在所难免。

结怨豫州

最早和陈雪枫撞上的,是李永新。

和永煤人对陈雪枫一样,鹤煤人对李永新也颇为感念。多位鹤煤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李永新执掌鹤煤时尤其重视员工福利。2003年,鹤煤集团斥资4.5亿元人民币为员工修建了福田小区,这个小区今天还是鹤壁当地条件最优越的小区之一。

“李永新和陈雪枫两个人都强势。”鹤煤三矿的一名不愿具名的退休干部说,李永新脾气要好一些,但急起来也骂人。2000年初,陈雪枫调任鹤煤总经理,李永新时任董事长,本该是搭班子的两人,却怎么也无法达成一致。

两人争执的源起于何?鹤煤人莫衷一是。但可以肯定的是,双方的矛盾非常的公开化。2000年7月,陈雪枫去永煤任职,公开放话鹤煤只要是不愿意和李永新干的人,去永煤都欢迎。谁也不知道,两人由此结下的旧怨在7年后,再添了一笔。

2007年,煤炭行业发生了剧变,陈雪枫早已不满足囿于永煤一地。事实上,业界公认陈雪枫不仅是个工作狂,也独具创新能力,眼光超前。从2004年起,陈雪枫就开始运作永煤延伸产业链条、跨行业合作。公开报道称,2007年底永煤全资或控股兼并整合的企业近60家。其本人推崇“煤企重组、做大做强”,多次在“两会”期间建议政府引导大企业集团跨地区重组。

2007年初,陈雪枫向省政府打报告,意图将永煤与中原大化合并,打通煤化产业链。然而时任中原大化董事长陈留栓却不同意。“就是觉得陈雪枫太强势了,不好共事。”时任中原大化高层的刘进修回忆说。

陈留栓的方法是找到鹤煤联合,以抵制永煤兼并。从地理上来看,中原大化地处濮阳,与鹤壁同在豫北,而永城在豫南,并不是重组的最优解。

2007年7月18日,河南省国资委出台了《关于加快省管企业战略重组的指导意见》,实际上认可了中原大化的意见。其中提出,鹤煤集团和中原大化集团要充分利用地缘和资源优势,加快实施联合重组。同时提出,永煤集团和义煤集团重组成立的河南煤业化工集团要完善法人治理结构,加快内部资源整合步伐。此外,对焦煤并未提出任何重组要求。

然而,此举激怒了陈雪枫。他的应对方式,是提出将上述企业一起重组,等于是对两两组合的原方案进行“降维打击”,由此结怨甚众。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中原大化和鹤煤,李永新与陈雪枫之间再添新恨。更为严重的冲突发生在陈雪枫和武予鲁之间。两人性格都非常强势,互不买账,同时都希望在新成立的河南煤化集团中成为主导。最后争斗的结果是,义煤不仅没能和永煤重组,还退出了此后的大重组。

然而少为人知的是,焦煤也不愿意和永煤重组。“因为永煤以前是作为焦煤的备采矿存在的。”一位煤炭业内人士说,焦煤历史悠久,长期是煤业的老大哥,在新中国的煤业史上都是有地位的,从心理上很难接受被以前的小兄弟兼并。

2008年12月,最终成立的河南煤业化工集团,由五家单位组成,其中永煤为主体,联合了鹤煤、焦煤、中原大化和省煤气化集团,成为河南最大的煤化企业,陈雪枫任董事长。2013年9月,河南煤化与义煤集团再次重组,成立河南能源化工集团。陈雪枫的蓝图终于实现,而那时,他和他的对手们命运已大不相同。

政商之路

2008年5月,在河南煤业化工集团最终合并还未尘埃落定之时,时任中原大化董事长陈留栓便已身陷囹圄。其被控受贿285万,后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

陈留栓被捕最大的影响,就是中原大化联合鹤煤抵制永煤重组的障碍不复存在。陈雪枫如愿重组几大煤企,并出任董事长。而对手们的牢狱之灾才刚刚开始。

2009年3月,李永新被任命为河南省安监局副局长。5月,河南煤业化工集团开始对鹤煤进行调查。

“实际上就是从永煤来了100多人,开始查李永新的问题。”鹤煤中层干部任海(化名)说,和走正常程序调查干部不同,当时的调查人员公开宣称要查处李永新派系,使得鹤煤氛围极为压抑。

2010年4月,李永新被“双规”,2014年因贪腐被判无期徒刑。除李永新外,鹤煤党委书记刘顺山、党委副书记郝林杰、总会计师宋鹏等相继被捕判刑。

任海说:“这些人的确也都有问题,但调查的人为因素也非常大。”这导致鹤煤的一系列案件,上访不断。

刘进修就是在李永新案时被纪检部门带走,被控向李永新介绍行贿的人,最后被以贪污罪判刑。“我的罪名都不是真实的,我一直在反映相关情况。”刘进修说。

李永新案,是河南煤化成立之后暴出的最大贪腐案件,李永新当时被冠以“中原第一大贪”。然而吊诡的是,坊间对陈雪枫的风评并不是公正无私,反而认为陈雪枫是为报宿怨向鹤煤开刀。

事实上,调查完鹤煤后,河南煤化也并未再对下属其它企业有大的动作。陈雪枫的目标也开始转移,他商而优则仕,2011年他出任河南省副省长,向仕途高位迈进。

河南官场人士刘运(化名)观察,在一众煤企企业家中,陈雪枫明显有明确的仕途目标。“方法和刘志军(原铁道部部长)相似,用企业项目和地方合作,成为双方的政绩,为仕途铺路。”

陈雪枫任职洛阳就是一例。据长期在洛阳任职的官员称,2004年,陈雪枫就主动与发展不佳的洛阳轴承厂合作,成立了洛阳LYC轴承有限公司。当地官员对合作很满意,成为他之后赴任洛阳的伏笔。

“河南这么多煤炭企业家,陈雪枫政治敏感是最强的。”任海说,这也是他更受高层青睐的原因。

陈雪枫执掌煤企时,业绩固然优异,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公开宣称“不要一两带血的煤”,另一句名言是“不要死亡指标”,也就是煤炭开采零死亡。

事实上,煤炭行业百万吨死亡指标是指死亡率,是个统计比例,客观存在。李永新等人也会努力控制死亡率,但提出零死亡的只有陈雪枫,并且永煤在2004至2006年连续三年实现零死亡。

更令人惊讶的是,河南煤化重组的第一年,在陈雪枫的领导下,鹤煤、焦煤也实现了零死亡。

事实是否如此?界面新闻获得的一份递交给中纪委的举报材料称,陈雪枫的零死亡,是通过欺瞒实现的。陈雪枫通过外包公司招工,煤矿事故发生后,由外包公司处理,真实死亡数字并不计入煤矿。

然而不论如何,可以肯定的是,在狠抓安全生产的大环境下,陈雪枫提出的“零死亡”无疑是深得上级肯定的。正是这种嗅觉,使得他在同道中脱颖而出,由商入仕。只是尘埃落定时,他的命运并没有什么不同。

陈氏遗祸

2016年1月16日,陈雪枫在洛阳市委书记任上被带走时,洛阳官场并不感到意外。

当地官员岳成(化名)说,从2014年起,关于陈雪枫即将落马的消息就没断过。陈雪枫是2013年到任的,差不多同时,他的老对手武予鲁也落马了,河南煤化集团兼并了义煤,重组为河南能源化工集团。陈雪枫此时对河南能源化工集团仍有控制力,牵线该企业兴建了洛阳国龙物流园项目。

“但也就是一个项目,大的发展战略并没有什么亮点。”岳成说,当地普遍认为由于流言不断,陈雪枫的主要心思都在如何安全着陆上,并无多少心思在洛阳理政。

洛阳对陈雪枫的风评有好有坏,然而总结起来,不过“率性而为”四个字。比如,他曾在公开场合两度落泪,被评价为有人情味;但另一方面,他公开场合时发言往往不得体,会议上骂人的情况时有出现。“跟他企业出身有关,说话办事都是企业风格,感觉跟官场不是一个路子。”岳成说。

在洛阳当地人看来,陈雪枫落马的根由多半不在洛阳,更可能是在河南煤化或者省委任职期间的事。此前根据媒体报道,陈雪枫落马或涉三次贿选:第一次是2006年当选第八届河南省委委员,第二次为当选副省长时,第三次是成为河南省委常委时。

多位煤炭业内人士则分析,陈雪枫或许和李永新等人一样,牵涉重大经济问题。然而陈雪枫对河南煤业的影响,远非贪污受贿的损失可比。

现在,头顶世界500强光环的河南能化早已风光不再。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河南能化亏损8.43亿元,2014年,亏损超过10亿元。管理层普遍降薪幅度至少达20%~30%,处级以上管理层至少降了20%,而一线工作人员工资也有了不同程度的下调。

虽然煤炭行业亏损的主因是整个行业的不景气,然而陈雪枫在河南煤化之时的盲目投资对此也有很深的影响。

陈雪枫一贯的行事风格,有两个特点,一是做大规模;二是超前投资。陈雪枫时常喜欢对外界讲的一句话就是:“先人一步,遍地黄金。”这决定了他在河南煤化集团期间的投资过于激进。

“那个时候收购了非常多的小煤矿。”任海说,依据集团指示,鹤煤、焦煤都开启了收购模式,然而很多小煤矿并不具备良好的开采条件,现在煤炭行情走低,很多更不具开采的必要。“现在看更多是给地方政府减轻负担”。

此外,陈雪枫在河南煤化期间,多元化投资力度空前。仅煤制乙二醇项目,就立项了五个。“很多地方并不具备投资条件,纯属给地方政府做政绩工程。”刘进修说,刘是技术人员出身,认为煤制乙二醇并非成熟技术,即使要上也不宜大干快上,为此多次和陈雪枫发生过争执。

目前,河南煤化集团是华中地区最大的甲醇生产企业、国内最大的高性能碳纤维生产基地、全球最大的煤制乙二醇生产基地。其实,产能已严重过剩,多元化成为了企业负担。

事后来看,河南煤化集团成立之时,正是煤炭行业黄金十年的尾声,行业资本积淀达到最高。“如果当时谨慎投资,现在河南煤企日子要好过的多。”任海说,然而遗憾的是,对于以煤为晋升之资的陈雪枫来说,他并没有选择这条道路。

白癜风症状
内蒙古呼和浩特恐惧症医院哪家好?相亲恐惧症如何缓解治疗
于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